Fenlx分裂艾克斯

生命在于做梦

结束的暑假

      正在车上,火车坐着确实难受,夜不能寐,晃晃荡荡……
      现在坐着已经很难度过,想起小时候大概六七岁,全家坐火车回老家,买的是夜里的站票,和现在身边这些人一样,夜里不仅睡不好,甚至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。人来来往往,找到空位稍微歇息一下,不久就会有下一站的人上来领走,那时我们一般会做点“小准备”。比如准备塑料桶,既可以装衣物又可以坐来休息,但一家五口最多有精力提两个,通常都给孩子坐;有条件的会带便携小凳子,收放自如;再不济,也会带些报纸,垫在地上坐着,然而也需要经常挪动位子。过往的人,会从你身上跨来跨去,你也许开始会有点介意,每次有人你就站起来让路,后半夜你就撑不住了,随意人过往,除非有行李要过,你还是得起来让路。
      我想到的是,我六七岁那次,全家站票,而且站票人也很多,人挤人就像公交车,你连在地上施展的空间都没有,只能站着。比较有趣的是,我那时候找到了站立的地点,换了一个舒服的站姿,心里在想,就这样站到下车也可以!还不免有些自豪。爸妈问我要不要坐,我说不用了,给弟妹坐吧……结果没多久,人就撑不住了哈哈……
      小时候的噩梦就是在凌晨不能睡觉,要经常在凌晨起床和父母坐车,那时候的我是最没有安全感的。凌晨起床懵懵的,出了门外通常是昏黄的路灯,空气异常清冷,又非常宁静,没有一个人。这时候的自己,处在这种场景,只觉得无助,可怕。到了冬天的这种场景,尤为可怕。人们总说黎明前的黑暗,我觉得,黎明前的黑暗真的挺可怕的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又一个暑假过去了,过的真快。回想起来,觉得什么都没做,仔细想想,好像又做了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 我现在印象最深的,大概就是一个人去看《建军大业》和《赛车总动员》吧。电影院人很少,当时是恐惧,现在回想起来竟然有点享受。尤其是,夏天燥热被雨打过,湿淋淋的,一个人坐公交车去看电影。一路水汽升腾,雨点滴答或狂泄,边角难免沾染雨水。到了电影院,人又少,又开了空调,吹着潮潮的全身,冷嗖嗖的。此时看电影,享受有艺兴的时刻,竟然又觉得暖暖的……

评论